害怕或是驾驭?——盛夏放马在空中草原

狐狸会员千山


喜爱骑马的人,也许内心多是有些放荡不羁的。渴望体味和展现在现代社会中人类被压抑的野性,渴望草原游牧的自由。哪怕只是一天、一小时也好。


去年七月,我跟随着狐狸的领队雪人,走了第一趟空中草原。因为我第一次骑马,跟着领队跑得太猛,回来被颠出一身的伤,但是给我留下的那种策马扬鞭的感觉,实在是铭刻于心,于是在今年同一时间,看到狐狸放出的活动消息,我拉着俩小伙伴,第一时间又报了名。



北京户外团体很多,狐狸旅游起自北大未名湖畔,北大山鹰社在我大学时候就遥有耳闻,同作为户外科考圈中人,很难不对狐狸产生一种微妙的亲近感。因为工作忙碌的原因,这两年跟着户外团体去过的地方不多,但跟着狐狸走过的就能数满一只手。登顶北京最高峰灵山、攀爬蟒山......我没有办法准确地用语言表达和不同的人在户外时候的不同体验,我想,信任和安全感,是参加任何户外活动最主要的心里后备,有了它们,才能有能量去探索危险的自然。正如同在海中深潜,看见五彩斑斓的海底世界,明知道自己一口气吸错,随时都有亡命的风险,但我看着不远处的潜伴,就能安心地听着自己心灵的跳动,为海底而震撼。




当天我们在海淀黄庄集合后,就搭上了接送的中巴。空中草原在河北蔚县,因为今年修路,车程多耗费了近两个小时。在车上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后,我望着窗外路过的风景,不久就沉入梦乡。


6~7月正是草场正旺盛的时节,我们抵达去往草原的必经之路的山脚,交了租马费,看着牧民从马棚中牵出了几匹,我挑了头看着壮实的,跨上马跟着大部队向山上攀登而去。


一个多小时的攀登路程,经过了茂密的树丛,低矮的灌木,最后看到了繁花点缀的草场。
 



登顶之后,我忍不住一夹马腹,“呿!”地一声,跨过一个水潭,向前方奔去。马儿在小跑的时候颠得慌,我背着个装着极沉单反的双肩包,都不由随着颠簸的频率,在我的肩头起伏滑动,摩擦地好不生疼。


牧民看见我跑远,呼喊着让下来休息一会儿。天空的云朵飘过,阳光又开始炽烈地铺洒开来。领队召集着我们在近处围坐,自个翻出包里携带的饭盒就开始就餐。我和两个同去的小伙伴,拿出各种零食,就着满手的马儿的气味,畅快地开动了。




吃完午餐,我回到马儿休息的地方,正在一旁抽烟的牧民见到我,说:“上来的一路上,我看你会骑马,你换这匹机灵的吧,刚才那个骑上来的小姑娘不太敢。”


我看了看那匹后来被我称为“花垫子”的棕色马,并无特别之处,我有些好奇,应了声翻身便爬了上去。我这才知道牧民老乡说的机灵到底指啥,好家伙,我方才坐稳,这厮就跟被火烧了尾巴一般,抖了抖鬃毛,刷的一下就冲了出去。直接跳过癫得不行地四蹄小跑,变成了策马狂奔。




我一只手紧紧地抓着缰绳,一只手握着鞍前把手,紧踩着的马磴子也因为颠簸地太厉害,几次要从脚底滑脱。当我有些害怕,想要停下来的时候,心里念着去年骑马的时候,听过领队雪人跟我说,马儿就如同人一般,只会被有能力驾驭它的人调度。尤其是对于千里良驹,是否能够让它听话,首先得让它知道你跟得上它的脚步,不为它的下马威而感到胆怯。


我努力地稳住身体,待到跟它同频奔跑的时候,用力一拉缰绳,“花垫子”收到指令,很听话地便转为了小跑,最后停了下来。然而它即便是停了下来,身体的姿势都似乎随时准备奔跑。为了稳住它拍张照片,可是费了我老鼻子劲儿。
 
在这片草场跑了很久,牧民便带着我们走得更远了些去了另一片草原。沿途中朋友布兰达的墨镜掉到了地上,她的马儿非常不听话,很难驱动,更别提听话的沿着一条路去寻找一副眼镜了。于是她央求我骑着马帮她找。




我心想,这可不是一件容易操作的事儿,花垫子虽然灵活,但是也很有自个儿的脾气。上下马不被它晃下来我就已经谢天谢地了。


我尝试着拉着花垫子一路沿途寻了过去。从快跑到踱步,到我最后稳稳地下马牵着它边走边找。当我发现它可以做到配合我实现每一个想法时,我才有些体会到了那么多小说和电视剧中的,战场上马儿与人的紧密关系。


建立一段关系,从彼此增加了解到信任,是一个漫长但是让人踏实的过程。虽然最后眼镜还是没有找到,但是我仍然为和花垫子的配合逐渐默契而感到开心。

 

在花垫子背上的两个多小时,我跑了不少的地,也受了不少的伤。




准备下山前,在一条狭窄的下坡路上,我正放松着地骑着漫步,没想到花垫子忽然开始撒了欢地猛跑,我猝不及防,手上的缰绳差点甩脱,幸亏抓住了末梢。跑得过程太快,右脚脚蹬子已经处在滑脱的边沿,而缰绳又因为拉得太远,根本没法拉紧刹车。待到我脑海中只剩下最后一个念头:我坚持不住了,下一秒钟就会被掀下去的时候,花垫子突然放慢了脚步。把我歪倒的身体又正了过来。


死里逃生地停下来之后,我一边暗自庆幸,一边意识到浑身到处都火辣辣地疼,一检查,发现虎口处、肩膀、脚腕,处处都是摩擦的伤痕。下马了之后,身体也跟散了架一样,碰哪儿哪儿酸疼。良驹可不是谁都能驾驭的啊,莫怪别人说,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,能力和风险,往往是并存的。


为了纪念花垫子的不掀之恩,沿着另一条路下了山之后,我在马棚处拍了花垫子的背影。

 



不止听过一个人说,户外就是毒药,一沾就忘不了。多大的风险,伴随着多大的兴奋。从大学起踏入到户外领域,到现在那么多年,每年都没有过间断,越了解,越爱,越离不开。感谢对户外同样热爱的狐狸旅游,组织了这样的活动,给我们这些户外爱好者以回归荒野的机会






  • 狐狸故事
  • 微信平台
    手机订制旅行
  • 狐狸客服
    给狐狸发微信
  • 狐狸寻人